跳到主要內容
:::

【海馬迴光畫館】那時大家都停經 None of us had period then

【海馬迴光畫館】那時大家都停經 None of us had period then
大舌頭的蘿莉塔妹妹說得對
一直難過也不是辦法
但她還是就這樣看完一堆難過的事
怎麼願意
怎麼肯
穿過一陣陣風沙之後出來告訴大家
這麼苦何必
按圖勒索記憶
苦的我們都知道了
但我真的有那麼知道嗎
不知道又怎麼樣
要知道的是什麼
跟著細節摸著石頭過河過了一遍又一遍之外
到底為什麼還想過河
少一點點無知還是無知
想知道痛知道別人的痛
免得不知天高地厚不知好歹廉恥
天花板太低的時候知道低頭彎腰
樂園
一座不收你門票的樂園
色彩鮮豔
景致獨特
花開花落
來來去去
樂園裡有回憶
回憶是別人的回憶加上一些我的
在此我們歡慶
歡慶時光不再
還好時光荏苒不必再
有埋人的草綠
有哀悲的樓鬧
你來這裡探險
真的是好險
不是我
一日,我因故前往台北市獅子林大樓,而深受這彷彿塵封了一個時代的空間吸引。當時僅有耳聞過這大樓的「鬼故事」,卻渾然不知它的前世今生,而它的原址正是白色恐怖時期保安司令部保安處看守所(東本願寺)。我從而意會到,由於受到長期的政治壓迫,在日常的語境中,面對不義遺址,我們竟只能將對威權無從掌控的恐懼,寄予對神鬼的敬而遠之。「那時大家都停經」取名源自於《流麻溝十五號:綠島女生分隊及其他》一書。在書中,曾受白色恐怖時期羈押於保安處,也就是獅子林商業大樓原址的女性受難者們,皆不約而同的在訪談中提到,身陷囹圄的彼時,發現彼此都沒有來月經,直截地反映了受關押的身心處境。
本展將影像部分以獅子林商業大樓內部現況以及六張犁政治受難者公墓為兩主軸。前者為當年許多被指控為政治犯者受關押的起點,後者則是許多政治犯在世間的最後一站。亦使用若干非遺址拍攝的影像,作為非地緣性的政治生活想像與探討。聲音作品則藉由採集的台北市凌晨四點錄聲,以記憶當時執行處決的凌晨四點,將亡者生前最後的聲景埋藏在觀者的身體知覺中。

相關活動報導

:::